友情链接

 共产党员网:
东林里的“木作技艺传承人”
发布日期:2016-09-27

  木作,所含甚广,包括家具木器行业及其作坊。明式家具制作技艺属于小木作的范畴。在牛晓霆看来,这技艺不同于技术,是道与技的融合,是文心与匠心的统一。

  牛晓霆虽然是80后,可他却已经是明清家具领域的“大咖”。 “明韵禅宗”经典明式家具甫一亮相第20届中国国际家具展即广受好评,作品被收录到中华文化名家艺术成就专题系列邮票电话卡纪念珍藏册,当选为中国艺术红木家具专委会最年轻的专家顾问,多次受邀前往广州和北京录制访谈节目……

  “一个追梦的人注定无限的孤独,并孤独地等待懂你的传人和知己。”小满凌晨,牛晓霆在朋友圈发了这条微信,配图中,他正襟危坐于亲手设计、并监工制作的价值百万的千年乌木画案前。

  初入东林,得遇良师叩启家具艺术之门

  木,具温润,匀质地,声舒畅,并刚柔,自约束。绝少人是不爱木的,因为那与我们是来自于森林的原始记忆有关。牛晓霆对木头的热爱除却与生俱来的好感,更多的是受父亲的熏陶。“我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是父亲自己做的,至今仍在使用。”儿时的牛晓霆常常蹲在做木工的父亲身边,看他或划线刨床、或锯型打凿,常常看得入神,兴起时难免会拿起工具亲身实践一把,而他左手上的一块伤疤就是6岁时用斧子帮父亲砍木头时留下的。

  20019月,带着对木头的热爱,牛晓霆踏入东林的大门,成为室内与家具设计专业的一名新生。

  “室内与家具设计专业,是1985年从木材加工专业分离出来的,专业汇聚了一批学术精专、造诣颇深的老师,在国内国际享有盛誉。”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产品设计专业负责人赵俊学介绍说。

  正是东林丰厚的积淀,让牛晓霆在这里如鱼得水。他疯狂汲取着与艺术、林木相关的专业知识。素描色彩、立体构成、色彩构成、涂饰工艺……牛晓霆一边与书为友建构着自身美学理论的基石,一边以师为范研习着木工技艺的精髓。

  勤奋好学又渐有学养的牛晓霆很快得到专业老师的认可:大二时,时任家具专业主任的于伸邀请他共同整理编写《木样年华:中国古代家具》一书的后4章;借鉴传统七巧桌设计的《矩阵》组合家具,获得2004年黑龙江省大学生家具设计大赛金奖,并参加中国家具设计大赛……自此,牛晓霆找到了追寻多年的艺术落脚点。

  龙顺成里,学如穿井始得京作技艺真传

  研究家具设计,必然要懂制作工艺。要找就找最“牛”的家具制造厂,大三实习时的牛晓霆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享誉京城的百年老字号“龙顺成”。原为清宫造办处的“龙顺成”,是硬木家具“京作”的代表。2003年开始,牛晓霆从划线技术开始学起,师从刘更生学习木作技艺,一学就是七八年。在李永芳、种桂友等京作硬木家具制作技艺传承人的倾心传授下,牛晓霆学会了划线、木工、雕刻等技艺。

  在“龙顺成”,牛晓霆不仅习得了技艺,也渐渐懂得了明式家具的灵魂所在。“器物造型的美与不美就在于整体视觉感受的‘和’与‘不和’,‘和’则气韵生动,顺畅自然。明式经典硬木家具之所以那么美、那么耐看、那么有味道,就在于匠师与文人们所创造的这个‘和’态。”牛晓霆在《明式硬木家具制造》一书中这样写道。

  业精于勤,学有所长方获业界圈内认可

  2005年,大学毕业后的牛晓霆成为室内与家具设计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本科时的精神导师王逢瑚成为他的学术导师。“王逢瑚老师,不仅是我学术导师,更是我人生的导师,他影响着我的整个学术生涯。”在王老师的引导下,本科论文为《明式圈椅的设计分析与制作工艺》的牛晓霆,却将方向确定为鲁班尺研究。

  对鲁班尺一无所知的牛晓霆开始疯狂研读相关书籍,他多次到清华大学图书馆、中国图书馆查阅相关论著,研读了《中国思想史》《中国美学》《中国哲学史》《中国建筑史》《营造法式》等大量书籍。他还历时近一年,费尽周折找到第二届中国民族建筑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何俊寿先生,并正式拜师何老门下学习中国古代建筑营建数理。

  通过对鲁班尺的研究,牛晓霆知悉了建筑与家具空间尺度的一体性,也将他的研究范围推向了更深层次。20062009年,牛晓霆发表了15篇学术论文,涉及黄花梨圈椅的现代生产技术、鲁班尺探究、明清家具的现代烫蜡技术、明式家具的设计哲学探究……2009年,《门光尺探微》一文被考古界的权威杂志——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主办的《史物论坛》发表。得到鼓励的牛晓霆快马加鞭,20102015,又陆续发表(出版)了15篇学术论文和9部著作,主持教育部和黑龙江省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等7项课题。

  善工善料,术有专攻引来厂商合作洽谈

  孜孜不倦,必有回响。在《家具》等杂志发表的一系列关于家具制作技术的文章,不但获得学术界和教育界的认可,也引来了家具厂商的关注。

  2008年,广东中山红木家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曹新民致电牛晓霆,邀请他在第二届中国红木家具研讨会上做主题报告。曹新民在红木家具行业内德高望重,被誉为“大涌红木家具现代化生产引擎操盘手”。得到他的邀约,牛晓霆深受振奋,精心准备了报告材料。报告得到与会人士的认可,时任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曹静楼就在台下,会后他主动与牛晓霆交谈表达了赞许,不久后,更是带牛晓霆到故宫里去看清代宫廷家具,成百上千件“造办货”、湘妃竹象牙门扇……牛晓霆开了眼,对明清家具制作有了更精微的认识。

  2013年,北京“太丰元”居室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多次联系牛晓霆,寻求合作。牛晓霆思考再三,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不要设计费,要产品;二是家具生产流程要全程监督。“要产品,是为了能让学生看得见摸得着真正的明式家具;要全程参与,是对产品负责,要做就做精品”。20148月,明韵禅宗经典明式系列家具47款,一次成型出厂。9月,在上海举办的第20届中国国际家具展上,作为中国国际设计师作品展区唯一的纯明式家具,明韵禅宗系列中的官帽椅、圈椅、翘头案等27件家具,以优美流畅的线条、儒雅内敛的造型、和谐科学的比例征服了观展群众的目光,也获得了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中国家具行业领军人物澳珀家具首席设计师朱小杰、古家具收藏家马可乐等家具名人的高度评价。                     

  “想想那时每天与工人在闷热的厂房里一起打磨,再看看眼前的作品,至今还觉得难以置信”。牛晓霆抚摸着所坐的官帽椅不无感慨地说。自此,牛晓霆的明式家具设计开始走向市场。

  目前,与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合作的第二批作品“明室新美学”经典明式家具再设计(共43款)也在陆续制作中,位于中国(哈尔滨)森林博物馆内的明清家具研究所内,摆放着其中的缅甸黄花梨木罗汉榻、茶台、博古架等10余件作品。

  三尺讲台,种树种德带学子薪火相传

  牛晓霆是“匠师”更是良师。

  2008年,硕士毕业的牛晓霆成为了家具设计专业的一名教师,第一门课讲授的是《家具造型设计》。“刚讲课时,因为太急于将近10年的所学教给学生,没考虑到学生的接受能力,学生们都不太听得懂我的课”。牛晓霆看着满脸迷惘的学生,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逐渐调整了教学方法。3年后,牛晓霆捧回了黑龙江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以及中国家具设计教育名师奖。

  课堂上,牛晓霆会给学生们展示海黄、紫檀等几十个树种的样板块,也会拿着明清家具一比一的结构件逐步拆卸给学生看;课堂下,牛晓霆带学生到道外古玩市场观摩家具,近几年又可领学生来森林博物馆与明式家具零接触。教学方法的多样和教学理念的创新,使牛晓霆在学生中赢得了好口碑。

  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1002室,是牛晓霆在学院的工作室,也是产品设计专业学生心向往之的“圣地”。“想进工作室的学弟学妹很多,牛老师的要求很严。”德行好为第一条件,热爱古家具研究为第二条件,耐得住寂寞为第三条件。

  “已毕业的师哥师姐们,大都在家具公司工作,待遇很好。”经常在工作室忙到很晚的、13级视觉传达专业学生韦淼正在准备出国语言考试,她计划到德国去继续深造。“90后的学生,对古家具感兴趣的不多,我的要求又有些高,好容易遇到了就得抓住他”。13级的李鹏就是这样被选入工作室的。“李鹏专业过硬,又与牛老师一样痴迷古家具,牛老师把他作为接班候选人培养,也算不负苦心。”牛晓霆所带的第一届研究生、15级产品设计专业研究生贾天宇谈及此时言语间充满了对李鹏的认可,和对牛晓霆的心疼。

 

  适材适所,初衷不改誓做首个高校明式家具展示中心

  牛晓霆对木作技艺的爱是久长的,更是深沉的。他时时担忧着这门技艺的传承与发展。

  大三时,牛晓霆就曾给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写了40余页的信,阐述自己对当时家具行业缺乏原创、盲目仿制抄袭的担忧,得到时任家具协会秘书长朱长岭的回复。硕士在读期间,牛晓霆又一次写信给当时的明式家具研究专家明式家具学会创始人陈增弼,一来求教自己在研究明清家具时所遇到的困惑,二来申请加入明式家具学会。陈增弼亲笔回了信,牛晓霆得以加入明式家具学会。陈增弼的回信坚定了牛晓霆把明式家具艺术作为一生追求的决心。

  而今,为发扬木作技艺文化,牛晓霆正将深藏心底的梦想付诸实践。2013年,明清家具研究所成立,中国明式家具设计理论体系正在建构,继《明式硬木家具制造》、《明清家具纹饰艺术》之后,牛晓霆编写的《中国传统家具文化》《中国家具美学》《明式家具解读》都将在近期付梓出版,中国传统木制品委员会即将成立,博物馆中存放着的明式经典家具独一无二……建成一个明式经典家具展示中心,为了这可预见的未来,牛晓霆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仍乐此不疲。

  王逢瑚感叹到:“如顺利建成,它将成为中国首个高校成系列展示明式家具的实践教学基地。可为学校古家具设计人才的培养提供教学科研平台,为行业培养既具理论基础又有实践经验的人才,亦可为感兴趣的市民提供一个参观和了解木作技艺的平台。”

  牛晓霆说,我想做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木作技艺的传承人”,通过对传统木作技艺的致敬、对木头本身的重新解读,对明式家具的再设计,把过去仅父子相传、师徒相授的传统技艺交到更多青年手中,以助非物质文化遗产永续流传。

  “今天和弟子聊了很多,从空间到器物,再到人,我不知道他能理解多少,是否能够跟随我的思想驰骋。但从他幸福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他的收获,这就够了。我很想静下来,读读书,整理一下近年来的体悟,然后传道于弟子,这是多么幸福。”深夜,牛晓霆发了这样的一条朋友圈,配图正是他与李鹏在工作室的自拍合影。中华木作文明历久弥新,木作文化传承方兴未艾,牛晓霆脚下的路还很长很长……(刘丹)